[临漳新闻网]葛红林的中铝命题

作者: admmmin 分类: 宝宝计划软件准吗 发布时间: 2018-12-23 20:02 ė 6 没有评论

 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万晓晓 李超 严凯 主政成都十多年的葛红林驰援中铝,这在外界看来有些意外。有人公开作诗赠别,其中最有名的一句是“京华此际临危命,巴蜀何日再清流”。

  10月20日下午,中铝公司的干部会议上,中组部副部长王京清宣布任命葛红林为中铝公司董事长、党组书记。尤其指出,葛红林“创新推动工作能力强,敢于抵制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”。

  今年58岁的葛红林,连续3届当选成都市市长。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在第三届选举会的640张选票里,获赞成票639张。在地方主持工作十年后能几乎全票获选,这在外界看来很是难得。

  这样的政商轮转在葛红林的职业生涯里并不陌生,此前“空降”成都从政时,其也以“城市CEO”自称,认为主政企业和主政城市某种程度是相通的,一个是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,一个是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。

  不过这一次,葛红林面临的问题有些棘手。中铝旗下的中国铝业股份(601600)在过去5年累计亏损达118亿元。葛红林到任的第二周,中铝股份再发财报,前三季度共亏损超过54亿元,净利润同比下降193%。

  对于中铝新主政者葛红林来说,面临最大的问题可能不仅是如何脱掉A股“亏损王“的帽子,带领中铝“实现2015年本质脱困”,还有如何消除中铝人心底的“阴霾”。

  驰援

  人事任命之后,葛红林走马上任。刚刚到任的一周,他在办公室里接见前来拜访的国开行、宝钢、鸿海等合作伙伴之后,双休日则是去下属企业调研,第一站选在山西。

  为什么首先调研山西?中铝一位内部人士认为,一是距离近,周末时间来往方便;二是好几家下属铝公司较为集中在山西,对于一站式了解铝行业布局有利。也有人认为,或许与被查的孙兆学有关。

  一个月前,曾被视作“救火队长”的中铝总经理孙兆学,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遭调查,孙曾经在山西铝厂工作十多年,后来又任中铝山西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。过去一年时间,中铝公司连续两名高管涉嫌违纪遭调查,高层的震荡也给公司未来平添更多不确定性。

  10月25日,葛红林一连跑了中铝山西分公司等5家公司调研,周日,则到山西华圣铝业电解铝和铝业通道等岗位实地调研,“抓好本质脱困的方案实施,通过短平快项目保证现金流的安全,有限的资金要用在刀刃上,把政治优势转化为生产经营优势,把教育实践活动的成效转化为扭亏脱困的成效”,这些是葛红林着重强调的。山西华圣铝业是中铝旗下重点亏损的子公司,2013年亏损1.44亿元。

  一位中铝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,“近期葛会多利用双休日时间,去下属企业调研,而且事先不会通知”,该位人士说,葛在山西分公司的调研情况在内部通报后,很多下属企业高管表示,周末不能安排其他事情,得随时待命。

  基层调研是葛红林在成都做市长时就有的习惯。通常选在周末和节假日,带着一个秘书下乡与当地农民、市民攀谈,并不表明身份。之前有太多这样的例子,比如,离成都几十公里以外的大邑县安仁镇,要建设中国最大的民营博物馆建川博物馆,一个周末,工人看到工地上有几个陌生人出现,于是要求让他们离开。

  等到工地负责人出来时,才发现是“葛市长”。甚至,葛红林也多次在一些村落暗访时,被当地村民认为长得像“葛市长”而被围观。

  葛红林到任中铝之后的第一次干部大会是以视频会的方式召开,“这是中铝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开会,以前都是让旗下子公司的干部到北京来跑一趟”,上述人士说。在他看来,无论谁来当中铝的“一把手”,中铝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脱困、扭亏。毕竟,中铝公司业务庞大人员众多,有下属公司66家,并有5家控股子公司实现境外上市。

  这几年,中铝公司在前两任掌门人的手中迅速壮大,目标是成为包含铝业、铜业、稀土等多金属矿业公司。2012年,中铝公司旗下中铝股份巨亏82.3亿元,被称为A股市场“亏损王”。次年,中铝股份通过资本运作等手段实现扭亏。然而,在今年上半年,公司再登A股“亏损王”,净亏损高达41亿元,净利润同比下降561%。

  过去的5年时间,中铝股份总亏损达到118亿元,公司持续地在为本质脱困、转型升级做努力。

  作为中国最大的氧化铝、原铝生产商,中铝股份在这几年遭遇铝行业的激烈竞争,生产经营成本压力加大,行业的产能过剩则加剧公司生存压力,此外,低碳经济时代到来,公司发展更是受到环境制约影响。

  尽管公司致力于通过运营转型提升管理、调整产量,开展期货交易进行套期保值,以对冲现货交易风险等多重措施,但在机构和投资人眼里,“中国铝业股份公司主营环境仍面临较大压力,对公司来讲,经济结构调整带来前所未有的困难,对公司基本面发展仍不容乐观”,信达证券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。

  10月31日,葛红林到任的第二周。中国铝业股份公司再报亏损幅度持续加大,出炉的第三季财报显示,前三季共计净亏损超过54亿,净利润同比下降193%。

  今年年初,中铝公司的前任掌门人熊维平曾提出系列改革措施,试图让中铝整体“在2015年一定要实现本质脱困”,并强调,“绝不能说是经济周期来了,价格波动了又亏损,这个不叫本质脱困”。如今,这也是摆在葛红林面前的挑战。

  挑战

  “葛董事长到中铝现在只有两周时间,不可能快速拿出操作性的措施,我们认为短期内应该不会出牌”,中铝公司一位管理层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。毕竟,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,短期内不可能改变,而葛对铝行业的熟悉也需要一段时间。

  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看不到希望,是不是换人就一定会有希望,这个还不好说”,该人士表示。在中铝公司内部看来,中铝老将熊维平的离任有些意外。

  经济观察报获悉,熊维平的离任确实有些突然,“17日熊维平还在香港参加路演,18日刚回到北京就面临谈话,20日周一,组织上便对外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”,一位中铝人士表示。

  今年1月,熊维平在做困境总结时指出,“一是身处产能过剩的行业无法选择;二是2012年,中铝股份重负亏损82.3亿元,‘十大亏损户’的帽子沉甸甸的”。

  用熊维平自己的话来说,“我没有赶上好的市场,这几年我承受的压力很大,整个领导班子、各级企业的领导干部也是一样”。

  中组部副部长王京清在任命会议中表示,“熊维平同志2000年中铝公司成立之初就来公司工作,十余年来恪尽职守,为公司的改革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。2009年担任中铝公司主要领导,面对铝行业的严峻形势,带领班子成员和广大干部员工在战略转型、减亏增效、市场化改革等方面做了大量积极成效的工作。”

  在熊维平最初接任中铝掌门人的2009年,中铝便经历了“前所未有的困难”,原中铝一位高管当时曾披露,“2008年至2009年的两年里,(母公司)中铝总共亏损达120亿元”。

  而在此之前,中铝曾一度风光无限。2007年,中铝以百亿元在云铜最高价时入主,造就国内有色最大并购案。2008年,中铝联合美铝140.5亿美元(其中美铝出资12亿美元),成为铁矿石巨头力拓集团最大单一股东,造就中国企业最大一起海外并购。

  2010年,中铝公司做了一个重大决定,宣布“进一步拓展、完善其旗下业务板块,形成铝、铜、稀土、工程项目、贸易、矿产资源、海外业务七大业务板块”,并且决定,成立中国铜业公司,在这七大业务板块里着重发展铜业。由此可以看出,中铝公司开始致力于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。

  事实上,丰富中铝的业务单元是在熊维平主政期间中铝最大的一个变化。多位中铝内部人士曾告诉经济观察报,若不是数年前改变单一铝业务的战略,在目前铝价不断下跌的背景下,中铝早就撑不下去了。然而,自2012年铝价断崖式跳水之后,中铝旗下中铝股份的业绩便和另外两家重亏的央企中国远洋、中冶并列提及,被扣上了A股“亏损王“的帽子。与此同时,云铜集团也因“股票案”步入内部整治阶段,与其他板块一样,并没有为中铝形成有力支撑。

  造成亏损的原因,在中铝看来,“除了老企业多人员多,还有身处体制内部,在市场化方面与别人差距大”,主要体现在,“管理人员是否能上能下,员工是否能出能进,员工收入是否能升能降”。据介绍,中铝公司旗下24万员工,还有10万人的离退休人员。

  这几年,中铝确定了向综合型矿业公司转型,开展内部运营管理,并精简机构。

  2013年,除了铝业之外的其他业务板块贡献了43.5亿元的利润,内部运营转型则为业绩提供了26亿的支持。为了带好团队,熊维平用节省出来的效益的4%-5%奖励员工。此外,中铝总部管理人员压缩30%以上,并且,从西南铝业公司开始试行市场化改革,市场化选聘一把手,由一把手再提名经营班子。

  但屋漏偏遭连夜雨,2013年11月,中铝公司副总裁李东光因个人原因,接受有关部门调查。今年9月,中纪委监察部在官网发出消息称,中国黄金集团公司原总经理、现任中铝公司总经理孙兆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。“对中铝来说,到2015年要实现本质脱困,这个目标不会因为一把手换了就改变,扭亏是中铝目前面临最重要的目标。其他一些重点战略也不会改变,比如,继续推进国企改革,推行员工持股等。”上述中铝一位管理人员说。

  为什么是葛红林?

  “空降兵”葛红林要如何带领中铝走出困境,完善既有战略,外界仍将拭目以待。

  10月29日,葛红林主持的中铝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努力打造“法治中铝”,他强调,“要充分认清全面推进依法治国,既是政治要求也是经济要求;充分认清依法治企、依法经营是依法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”。

  由此可以看出,挂帅中铝之后,葛红林将会进一步推动公司法治工作与改革发展的深度融合。在强化的重点工作中,他还提到,“重点在资本运作、股权多元化改革、法人治理结构完善、企业转型升级和国际化经营上加大力度”。

  在中铝目前布局的七大业务板块里,葛红林提出,要减少“出血量”和“出血点”,抓好新项目的建设,防止新的“出血点”,并且,谋划明年的工作计划,启动“十三五”规划,并与企业所在地的规划衔接。

  这样身份的转变,在葛红林的职业生涯里也并不陌生。在2001年空降成都从政之前,葛红林的职务是上海宝钢集团董事、副总经理,兼上海宝钢研究院院长。

  葛红林挂帅中铝在外界看来看似偶然,实则有必然逻辑。在从政成都之前,葛红林具备宝钢这样大型集团企业的管理经验,在钢铁企业工作19年,且同在冶金系统,同属资源性企业。正如中组部副部长王京清所说的,“熟悉国有大型企业集团和地方经济工作,领导经验丰富”。

  长期在企业任职的经历,曾帮助葛红林在主政成都期间,尤其注重与企业的对话。“务实、执行力强、善于解决复杂问题”,是外界对于葛红林的评价。

  葛红林也称自己是“城市CEO”,他曾总结,从主政企业到主政城市,一个是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,一个是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,在某种程度上两者是相通的。

  参加过葛红林在成都的企业座谈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“气氛非常务实,相互交流没有空话,企业都是直接说问题,谈想法,没有话题禁区”,“不管大的小的,只要是有问题,企业家都喜欢找葛市长撒撒娇”。

  由于出身企业经营,葛红林也善于理解企业的问题。在其主政十年来,成都的投资环境大幅提高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目前世界500强企业中,已有252家落户成都,居西部之首。此外,葛红林还致力于将成都打造成一座“世界田园城市”。

  经济观察报记者曾在 2012年随美国GE公司出席创新中心落户成都的活动,当时,葛红林作为成都市市长欢迎GE公司董事长杰夫·伊梅尔特,双方脱稿演讲的风趣幽默给在场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  葛红林对杰夫·伊梅尔特说,“我原以为当市长的第二三年就能看见你,没想到等了九年,但仍说明GE是家非常具有远见的企业。”杰夫·伊梅尔特回应称,大家都知道“葛”的拼音就是GE,葛市长也就是GE市长,回美国后希望设一天“葛公司”,这样就和成都结下永久之缘。

  葛红林在关键时刻的决断力也令人印象深刻。四川汶川地震当天晚上,成都亦有强烈震感,惊慌失措的市民集聚街头,不敢回家。为安抚民心,葛红林决定自行发表一个电视讲话。2008年5月12日20:26,葛红林出现在电视上,明确告知市民“除危房外,当晚市民都可以进室内正常休息”。

  对于这个大胆且有些冒险的电视决定,葛红林在之后对媒体表示,“那个时候做不做决定、做什么样的决定,完全取决于我,真要出了事,我是准备掉脑袋的”。

  在中铝的干部大会上,中组部副部长王京清对葛红林做了如此评价:“葛红林同志作风朴实深入,要求自己严格,敢于抵制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”。有长期观察成都政坛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“这句话显然是有所指”。

  “领导干部要行得正、站得直,才能做到履职尽责,敢于担当”,履新中铝之后,葛红林强调,“要深刻总结身边发生的违纪违法案例,汲取教训,为中铝扭亏脱困提供作风和纪律保障”。

本文出自手机版pk10计划软件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。

本文永久链接: http://www.lc0074.com/archives/1551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Ɣ回顶部